當前位置:景區概況 >> 鄉村旅游

“在欒川看到了旅游的希望”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國務院副總理汪洋考察欒川紀實
    五月的欒川,草木葳蕤,萬木蔥蘢,生機盎然。
    欒川干部群眾迎來了蒞臨欒川視察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國務院副總理汪洋。
    汪副總理蒞欒,重點調研欒川鄉村旅游尤其是重渡溝風景區旅游發展帶動農民致富情況。
國家旅游局局長邵琪偉,國務院副秘書長畢井泉等有關領導隨同。副省長張廣智,省政府秘書長郭洪昌,市委副書記、市長李柳身,市委常委、市委秘書長尚朝陽,副市長張世敏,市委副秘書長黃玉國,市旅游局局長魏立峰,縣委書記樊國璽,縣委副書記、縣長昝宏倉及重渡溝風景區有限公司董事長張建獻等陪同視察。 
    “進入欒川看到沿途處處是風景,確實是美麗鄉村、全景欒川。重渡溝是養生度假的好地方,這里的農家賓館更誘人。將來退休后,我要領著祖孫三代再來重渡溝,就在你們的農家賓館里住上一段時間”
    重渡溝風景區位于欒川東北部,距縣城13公里,擁有大小景點200多個,游覽面積達60平方公里,景區內林茂草豐,飛瀑成群,水鄉特色濃郁,堪稱北國一絕,是國家4A級景區、河南省鄉村旅游示范點。
    19日上午9時43分,汪洋副總理來到欒川縣重渡溝風景區,從進入欒川境內開始,他就認真聽取縣委書記樊國璽關于生態資源和“全景欒川”建設的匯報,汪副總理說:“進入欒川看到沿途處處是風景,確實是美麗鄉村、全景欒川。”
    汪副總理興致勃勃地走進重渡溝游客服務中心,在景區沙盤模型前仔細察看,縣委書記樊國璽向汪副總理介紹景區開發建設情況。樊國璽告訴汪副總理,重渡溝景區目前開發面積有30平方公里,主要分為導入區、中心服務區、金雞河景區和滴翠河景區等,這里四季水流不斷,被譽為北國水鄉,萬畝竹海,蔚為壯觀,田園風貌,別有韻味,年接待游客達68.5萬人,重渡溝村依托景區建設,發展家庭賓館328家,年接待收入6000余萬元,戶均收入18萬,人均2.1萬元,由過去的貧困村變成了全縣的富裕村。

    汪副總理聽得很認真,他來到重渡溝中心街區,在重渡溝景區有限公司董事長張建獻的引領下,沿著翠竹掩映下的幽徑小道,徑直走向19號家庭賓館。
    19號院農家賓館主任賈文立和妻子余秋會老遠看見了汪副總理,夫妻二人跑步迎上前去,緊緊握住汪副總理的手,一時不知說什么才好,
    汪副總理問賈文立:“你開辦家庭賓館幾年了?”
        “十幾年。”賈文立回答。
   “有多少個床位?
       “30多個”
       “去年接待了多少人?”
       “大概3000多人”
       “連吃帶住一個人一天多少錢”汪副總理關切的問。
       “散客一天80,旅行社組團一天60,能打折。”
       “那你賺了不少錢啊!家里有存款沒有?”汪副總理笑著問。
  “有!”賈文立大聲回答。
  “你放心,我不會給你奪跑。”汪副總理風趣地說道。
汪副總理笑著又問,“家里買了車沒有?”
  “他不會開,不愛學。”賈文立的妻子在一旁說。
  “不會開,你就逼著他學,你講話肯定管用。”汪洋笑道。
  “走,帶我看看你家最高檔次的房間,也看看一般的標準間。”汪副總理走進客房的衛生間看了看問:“游客洗澡怎么辦,現在天暖還可以,天冷了是不是就不行了?”
  “沒事,房間里都有空調。”賈文立答。
      “條件不錯,很干凈,但還要再提升,上檔次。”汪副總理俯身叮囑賈文立。
      “是,是。”賈文立連忙回答。
   汪副總理環顧家庭賓館四周,客廳茶幾上放著一個透明的大玻璃茶壺,里面泡著綠色的葉子。
    “這個是什么茶?”
      “這是我們重渡溝產的竹葉茶,里面泡著竹葉。”
      “竹葉茶,有什么功效。”汪副總理十分好奇,拿著玻璃茶壺看了又看,聞了又聞。
    “清熱,下火,總理您嘗嘗。”賈文立答。
      “好啊,好啊。”
 賈文立拿起茶杯要給總理倒水,汪副總理拿過茶杯:“我自己倒,自己倒。”
 他倒滿一茶杯竹葉水,輕輕喝了一口,慢慢品味:“不錯,不錯,清香,有特點,比酒好。”
   院子里,幾個游客和村民正在包槲包,汪副總理饒有興趣地走到桌子前。
 樊國璽書籍對汪副總理介紹說,這是欒川當地的一種傳統美食。制作槲包的材料稱為槲葉,是河南省西南部欒川、嵩縣、盧氏縣等地山上生長的一種槲樹的葉子。槲包就是用槲葉,包上糯米、紅豆、小米等,水煮后食用。汪副總理聽后十分感興趣,他對一位正在埋頭學包斛包的姑娘說:“你從哪里來的?做什么工作的?經常出來旅游嗎?”汪洋問一位正在埋頭學包槲包的姑娘。
   “我叫王靜宜,是洛陽市地稅局的,我們一家人經常開車到重渡溝游玩,每次都要住上三五天,今天能在重渡溝見上總理,真榮幸!”王靜宜回答。
     “每次消費也不太高,挺好的。”王靜宜加了一句。
 汪副總理親切的笑著:“經常出來旅游很好,可以改變了一下生活方式,豐富生活,還可以增進家里的親情,幫助農民致富。”
  “這是我自己包的,他們免費讓我吃。”王靜宜說。
  “那我也包一個,也吃一點。”
 汪副總理在村民的指導下,拿起一片大的、兩片小的斛葉,把糯米輕輕地放在葉子上,認真裹起來,每兩個用細線扎起來。他看著自己的“作品”高興地說:“我覺得這個技術含量不算太高,我不要求高標準,體會這個過程就可以。”
  “兩個包在一起,是不是像鴛鴦一樣啊?”汪洋笑著說,
 大家都笑了。
“我現在可以吃了吧!這是我的勞動成果啊!”
   汪副總理用竹簽插了一塊放進嘴里,“好吃,好吃,再來一塊。”
  “挺好,真不錯。”又嘗了一塊,汪副總理笑道,“怎么沒吃出葉子味道,可能糖蘸多了。”
  “那您帶一點路上吃啊!”告別離開,老板娘余秋會對汪副總理說。
  “不帶,不帶,我忘了帶錢啦。”汪副總理高興極了。
  “不要錢,總理大老遠來看俺,俺哪會收總理的錢。”
  “不要錢可不行啊!那你就賠了。”汪副總理風趣地說道。
 臨走時,賈文立懇請汪副總理“歡迎總理有機會再來,”縣委書記樊國璽風趣地對家文立說:“你讓領導怎么來啊,你不送名片怎么聯系?”
“好好,我有名片。”賈文立連忙讓妻子去屋里取。
    余秋會把名片遞給汪副總理。賈文立糾正妻子說:“不能單手遞,名片要用雙手給。”邊說著邊用雙手把名片遞給了汪副總理。
“給其他領導也發一張吧,來重渡溝時可以跟你預約訂房間。”汪副總理說。
    “好,好,好!”賈文立一連發了五張名片。
    走出賓館,汪副總理感慨的說:“估計下次來就到退休時了,退休時帶一家人來,那時候希望你這家庭賓館更漂亮,那時候來就是祖孫三代了,看你們有沒有大一點的房間 。”
“有,有,到時候一定有,謝謝!謝謝總理!”
汪副總理一邊告辭,一邊和游客打招呼,“祝你們旅游愉快啊!”
現場響起縣委書記樊國璽及在場的村民們的熱烈掌聲。
汪副總理又來到農民賈文獻的29號家庭賓館。
賈家小院的房主是一對夫婦,男的叫賈文獻,女的叫朱群榮。大老遠看到總理,急忙跑過去挽住總理的雙手,熱情的問候。
    “你這個房間檔次高一點是吧?有回頭客嗎?”汪副總理親切的問。
  賈文獻的妻子朱群榮搶先回答道“是的,我家雖然房間不多,但有聊天、喝茶的地方,回頭客可多了,七八年前的朋友還打電話過來呢。”
  “來這兒的客人一般住多上多長時間?”
  “大都是三五天,超過住一個星期的都有。”
  “好啊,我們坐下來聊聊。”
 汪洋給賈文獻介紹:“這位是國家旅游局局長邵琪偉,這位是分管旅游的河南省副省長張廣智,你給我們講講你家興辦農家賓館的經驗。”
“中,中!”朱群榮接過汪副總理的話:“說不上經驗,就說說經營的過程吧。”
   朱群榮說,2000年以前,她家是完完全全的土坯房。2001年響應政府號召,夫婦倆借了15萬元,建起了第一代農家院。2008年又投入資金30余萬元進行了裝修改造。2011年,隨著游客增多和消費需求提高,小院又進行了第三次升級改造。現在的小院雕門刻窗,成為一座古色古香的四合院。
  “俺家現在有標間11個,去年接待游客2000多人,凈收入20多萬元。”朱群榮邊說邊向總理省長局長們介紹“領導們看看,我身上穿的衣服都是品牌,五六百一件。一身好幾千,拽著呢。”
 現場再次響起會意的笑聲。
  “我看看你這衣服什么品牌。”汪副總理笑著說,衣服是需要穿好一點,這代表重渡溝的形象。
   汪副總理問賈文獻:“家里買車了沒有?
“買了”
“什么牌子的?”
  “豐田。”賈文獻似乎想到了什么,有點“不好意思”地回答:“是日本車。”
汪副總理馬上替賈文現解圍說:“不要不好意思,我以前在廣東當書記時知道,現在的日本車百分之七八十都是中國生產的。”
  賈文獻笑了,他的妻子也笑了,陪同總理的領導們都笑了。
  “看你們過得好,我很開心!”汪洋說:“通過發展旅游幫助農民實現脫貧致富,這是一個重要的扶貧新路子。重渡溝的農民能找對這條路子,在全國都是有借鑒意義的。重渡溝的經驗值得在全國推廣。”
  “說不定有一天,還要請你們去作報告呢!”汪洋給夫婦倆鼓勁。
  “這是我女兒,在洛陽上班,當老師,聽說您來,就請假回來了。”離開賈家小院時,夫婦倆向提出想和汪洋副總理合影的愿望。
  “你兒子做什么的?”
  “還是搞農家院。”
  “哈哈,子承父業啊!好!我們合個影。”賈家夫婦和女兒、兒子一家四口如愿以償。
  “有機會請您來住幾天啊!”告別的時候,賈文獻一邊給汪洋發名片,一邊邀請。
  “好啊,我退休后帶一家人來,估計那時候,你這個賓館會更漂亮。到時你有沒有大房間啊?”
  “有!”
    伴隨著咔嚓咔嚓的快門聲,走進最基層的黨和國家領導人同生活在最基層的平民的合影在瞬間定格…
“重渡溝山好水好人也好,在這里,吃的是農家飯,住的是農家屋,購的是農家產品,看的是自然景觀,重渡溝就是靠著這些獨特的優勢吸引了四方游人” 
“5•19”恰逢第三個“中國旅游日”,加之汪副總理的到來,重渡溝景區熱鬧非常。
汪副總理走進游客中間。
在景區中心廣場,欒川旅游部門搭起了宣傳臺,向游客宣傳“中國旅游日”和《旅游法》,促進旅游業更好發展,讓人們在旅游中享受到更多的快樂。
汪洋對工作人員說:“要多宣傳旅游法,旅游就是讓人民生活得更快樂。要把旅游法宣傳貫徹好,旅行社、旅游者都要按旅游法辦事。”
  一個導游舉著旗子,帶著幾十個游客向汪副總理走了過來。
  “你是哪個旅行社的導游啊?一年能帶多少團啊?”汪洋問。
  “我是洛陽康輝旅行社的。每逢周六周日我一般都會帶團來這里,一個團五、六十人。”導游回答。
  “你了解不了解旅游法,我考考你一下怎么樣?”汪洋笑著說。
  “我知道。可我怕答錯了。”導游有點忐忑。
  汪副總理在現場宣傳起了《旅游法》:“旅游法已經出臺,旅行社是宣傳旅游法的主體,貫徹實施好旅游法,旅行社是一個重要的責任人。”
  “旅游法里面提了好多要求,你們要誠信對待游客,別坑蒙拐騙。另外,要提醒游客注意文明旅游,比如說,你洛陽出來的人到農村來,表現得好,代表了洛陽的形象,出國了,代表中國人的形象。”汪洋幽默地說,現在不少中國人有錢了,能出去玩的多了,但是把“某某到此一游”刻在樹上,“洛陽出多少皇帝都記不住,刻到此一游誰記得住啊?那硬是臭美啊,對不對?”
  “現在這種情況比較少了。”導游回答。
  “是的,還有游客到哪去玩不能隨地吐痰,別丟自己城市的臉,出去別丟中國人的臉。”汪洋鄭重地說。
 “5.19”旅游日,欒川各景區對大學生全部免票。
  “今天大學生到重渡溝旅游免門票,心里真高興。”一個河南工業大學的女學生說。
  “你們受教育多,有文化,要讓旅游者看到現代大學生的風采。”汪副總理說。
“總理過獎了,我們會更加努力。”
    幾個老年游客見到黨和國家領導人格外興奮。他們告訴汪副總理,每年都要在重渡溝住三個月以上,他們算了一筆賬,“一個人一天連吃帶住40元, 管吃住,一個月1000多塊錢。時間長了,感覺和家里差不多”。
    汪副總理聽了很高興:“很劃得來,好山好水好地方,吃的是有機食品,沒有污染,又是旅游區,還挺熱鬧,比住養老院好多了,住時間長了,與家庭賓館的戶主相處得跟自家人一樣,這挺好,在農村居家旅游、養老旅游,這是新事物,重渡溝創造了新興的旅游模式。不錯!不錯!”
汪副總理對隨行的負責同志說:“你們都看到了,在這里,吃的是農家飯,住的是農家屋,購的是農家產品,看的是自然景觀,重渡溝就是靠著這些獨特的優勢吸引了四方游人。”
國家、省、市、縣的負責同志們先是沉思片刻,然后頻頻點頭… 
    在景區,聽說國務院的副總理來了,許多村民都不約而同地聚了上來,他們都想看看見見北京來的國家領導人。 村民們你一言我一語的和汪副總理對話,高興和激動之情溢于言表。
  “你們都是老板,家家開賓館,生意都不錯啊!”汪副總理問人群中的一個小姑娘,“在哪上學啊,上幾年級了?”
  “在欒川上初中。”小姑娘名字叫吳姣瀅。
  “將來考大學打算學什么啊?”
  “我不知道。”小姑娘小聲地回答。
  “大學里好像沒有‘不知道’這個專業啊!怎么不學旅游,學旅游多好啊!”
  “不學旅游,太累了。”
  “太累了,能掙到錢啊!”汪副總理哈哈大笑。“正是由于千千萬萬的旅游工作者付出了自己的累,才換來了旅游的大發展,他們功不可沒啊!”
    “好,那我將來考大學就學旅游。”
 小姑娘的態度變了,變得很堅決,汪副總理滿意的笑了。
“在這里看到了深山區群眾通過開發鄉村旅游找到脫貧致富的路子,這在全國都是有意義的,這個經驗值得在全國推廣。在欒川看到了旅游的希望,看到了鄉村旅游的前景”
    鄉村旅游的發展帶給重渡溝村的是繁榮,是富裕,為山區光大農民脫貧致富奔小康開辟了重要途徑,為農民提供了更多的就業機會,如今,在重渡溝從事鄉村旅游開辦土特產、農副產品商店的有270家,從業人員達到1860人,開辦農產品加工銷售的有185家,帶動社會就業4300多人。
汪洋副總理對此很感興趣,他沿著中心廣場、風味小吃街一路走來,在旅游特色街區,汪副總理考察了“異想家”手工藝旅游紀念品店,小店是東南大學碩士研究生馬凌鴿2011年畢業后回鄉創辦的。
  “除了房租、水電,能賺錢嗎?雇人了嗎?”汪洋問。
  “有2個店員,發了工資,還有盈余。”馬凌鴿說,在大學她是學設計的,現在店里主要經營自主設計的手工制作布藝產品。
  “有淘寶網店嗎?”汪副總理又問。
  “現在還沒有,我們的產品還比較少。”
  “網絡營銷的前景還是很廣闊的,可以讓你的產品更便捷地走出山區。”汪副總理說。
“是的,我們也有這個打算,正準備在網上銷售。”馬凌鴿說。
“很好!”汪副總理稱贊道。
馬凌鴿隨身取出名片,雙手遞給汪副總理:“請總理收著。”
汪副總理結果名片對隨行的縣委書記樊國璽說:“好啊,吸收一些年輕人對將來景區的發展大有好處。”
樊國璽回答道:“是啊,年輕人思想活躍,我們會吸收更多的年輕人參與到鄉村旅游發展中來的。”
汪副總理說:“好!”
  川藤工藝品店老板王玲之前在上海打工多年,后決定回鄉創業,現在利用重渡溝豐富的藤條資源,開發出各種藤編產品40多種,很受游客喜歡。她雇傭的當地工人,一個月可以掙到一兩千元錢。
  “我們的旅游產品最缺的是特色,你這個有特色。”汪洋說,“回鄉創業是個不錯的選擇,一個人生活、工作到了最高的境界以后,就不是為了錢了,而是為了自己對生活的感受,為家鄉做點事情。”
“總理說得太好了!”面對褒揚,王玲非常激動。
  “要開發更多的特色旅游產品,滿足游客的旅游消費需求。”汪洋提出殷切期望。
    汪副總理對陪同視察的負責同志說,旅游開發讓重渡溝成了一個很有作為的地方,它的持續發展不僅吸引了四面八方的人到此旅游,也吸引了很多的人來這里投資興業,他對縣委書記樊國璽說:“在這里看到了深山區群眾通過開發鄉村旅游找到脫貧致富的路子,這在全國都是有意義的,邵局長來了,我們一塊兒看看,將來在全國推廣你們的經驗。”
在和重渡溝風景區有限公司董事長張建獻握手時汪副總理說:“你們為老百姓辦了一件大好事、大實事,謝謝你們!”
    縣委書記樊國璽向汪副總理介紹陪同調研的縣委副書記、縣長昝宏倉,汪副總理同縣委書記、縣長親切握手并提出殷切希望。汪副總理的幾句話記者聽得非常清楚:“好,好,做得不錯,在欒川看到了旅游的希望,看到了鄉村旅游的前景,希望你們欒川的路越走越寬,帶動更多的老百姓脫貧致富。”
樊國璽說:“謝謝,謝謝,我們一定不辜負首長的期望。”
  汪副總理離開景區了,記者看到,興奮的人們依然沒有三區,重渡溝,仍然沉浸在歡樂和幸福之中… 

山东11选5任务遗漏